当前位置: 桂风网首页 > 桂风驿站 > 正文

2018年李洪志“经文”剖析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时间:2019年03月21日 11:57

翻开李洪志2018年所发“经文”,虽无什么大作可言,只言片语的谬语邪论却能窥豹一斑。若不然怎么向西方主子交差,更如何继续蒙骗弟子。李洪志2018年“讲法”、致词之类的东西共有七篇,其中便文1篇:2018年4月23日《关于法轮大法在常人社会中定义问题》;讲法2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致词4篇:2018年9月29日《致欧洲法会》,10月14日《致二零一八年亚洲法会》,11月24日《致台湾交流会》和11月27日《致越南学员》。

这7篇所谓“经文”既有老生常谈的邪教歪理,也有改头换面的新动向、新邪说,从中还暴露出邪教内部之乱象。

一、弹老调,邪教本质进一步暴露

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是邪教组织的共性,“法轮功”邪教较其他邪教则有过之而无不及,从2018年李洪志所发“经文”中就不胜枚举。

1.人类道德下滑已是老掉牙的邪说。“法轮功”邪教打着“真善忍”的招牌骗人进入其邪教组织,以人类道德滑坡,修炼“真善忍”才能上层次,使道德回升来蒙骗练习者,这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老掉牙的骗人把戏,也是对其弟子进行精神控制的一种手段,更是李洪志多年每每必用的伎俩。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上念念不忘故伎重演,他说:“到现在啊,人类的道德基础往下滑,是人类自己要这样的。”这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反人类的具体体现,而在反社会方面则更加猖獗,他说:“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社会,乱的社会,乱的世道,世风日下,再加上这个宇宙的成坏灭走到今天这一步的时候,它就是这样了,坏了,要灭。”可见“法轮功”邪教在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他还胡说:“所以它表现出来不只是人类社会,那个宇宙高层社会表现都不正常。”李洪志不仅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就连宇宙他都能说成“宇宙高层社会表现都不正常”,真是反的无边,邪得无际!

李洪志在《致二零一八年亚洲法会》中也没有忘记以反人类来彰显邪教本质,蒙骗弟子们出来宣传“法轮功”是为了救度人类,并且称“救度一定是人类道德崩溃的时候”。所以说,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说“人类道德下滑”虽是老生常谈,但也是邪教本质的彰显。

2.修炼第一位是精神控制的手段。“法轮功”邪教组织自出笼以来,一直在叫喊着要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李洪志说自己法身无数,时刻在关注着学员练功的情况,使得弟子们唯恐李洪志的“法身”看到自己练功不认真,只能无休止地虔诚地练下去,以致身心疲惫而不敢有怨言,因为其精神被李洪志紧紧地控制着。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上更没有忘记以“修炼第一位”对学员进行精神控制。他说:“修炼是第一位的。”这有两个重要原因:一是“因为你的修炼好坏决定了你的救人力度”,既然决定救人力度,那弟子们就要好好修炼,多救人,才能“上层次”,早“圆满”;二是“你的修炼好坏也决定了你的工作成效”,并且“这是一定的”。基于这两点,弟子们只有好好地修炼,才能达到李洪志的要求。李洪志不仅用以上两点来要求弟子们好好修炼,对其进行精神控制,还例举了经验和体会,“这么多年经验走过来,大家都深有体会”,并告诫弟子们:“各行各业的大法弟子,包括各个媒体的大法弟子,都是这样,在自身的修炼上抓的紧的,很多事情都会事半功倍。”正是因为能够事半功倍,李洪志才能再度要求弟子们:“所以我们不能够忽视了修炼。这是第一位的事情。”也正是有了“第一位的事情”,李洪志才能够死死地对他们进行精神控制。其用心何其毒也!

3.以“唯一希望”对弟子继续进行精神控制。李洪志对弟子们进行精神控制的手段很多,但使用起来有效,或具有鼓励性的应是“大法弟子是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则运用的顺风顺水。李洪志说的那些高层来的生命因表现“很不好”,“甚至于更差”,其原因是什么?李洪志说,“表面上被现代潮流,脱离了神传文化的现代意识带领”,而实质是“在共产邪党社会里那种党文化的邪恶的灌输下”,使“那些现在的世人表现的这样差,很差劲”。按照李洪志的邪说,那些高层生命转世后变坏是共产党文化教育的结果,要让弟子救这些高层来的生命,就必须与共产党对着干,并且将与共产党对着干的任务交给了大法弟子。他说:“只有大法弟子才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没有任何人能做这件事情。”这“唯一希望”就成了其弟子们与共产党对着干的奋斗目标,也是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控制的又一手段。

二、新动向,日暮途穷进一步彰显

1. 皈依佛门,已见日暮穷途。李洪志自出山之日起,一直吹嘘法轮大法是世界上唯一的正法,没有哪路神仙能与之相比,他能高出佛主多少万倍,并且称“宇宙再大也没我大”。大言不惭世人皆知!正因如此,自1992年以来李洪志及其弟子没有人说自己是哪一宗哪一派的,只说是“法轮大法是唯一正法”。可时隔26年,李洪志在佛教问题上又有新动向。

李洪志在2018年4月23日《关于法轮大法在常人社会中定义问题》中,却让弟子在世界各地可以用宗教注册,“可以承认常人的定义为宗教团体”。由此说来,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开始皈依佛门了,可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自知在世界范围内无宗无派,只靠西方反华势力的施舍,像丧家之犬难以度日,若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确为惶惶不可终日。骗弟子们多年的成仙成神,包括李洪志本人无一人如愿,墙上的画饼实难充饥,弟子们跟随李洪志这位主佛到处招人声讨,弄得人鬼皆非,家之不家,国之不国,怎么生存下去?李洪志在无奈之下,只能为其选择了一个图存的办法——皈依佛门。

皈依佛门,顾名思意是正式成为佛教信徒的一个手续,也就是所谓的出家,一般有这种想法都是因为对社会失去希望。难道李洪志心甘情愿地让弟子们皈依佛门吗?不是的,这是他无力回天的无奈选择。他在本次“定义问题”中一开始就为自己开脱,“没有任何一个宗教在初期他们的师父传道时说自己是宗教”,他不说让弟子们早就不是常人了,却说“但是在常人的社会形势中却统统归为宗教”。那邪教呢?邪教又什么时候说是宗教呢?看来李洪志只是想摆脱世人对其邪教定论的现实而选择宗教的,还美其名曰“因此在人类社会中为了符合常人法律”。常人的法律能管得住“法轮功”邪教组织及其弟子吗?你李洪志不是教导弟子们只有“法轮大法是正法”,谁的法律都不遵守吗?所以说,李洪志让弟子们皈依佛门只是权宜之计,不是内心所愿,只是日暮途穷的无奈之举。

2.不与政府正面冲突,以图东山再起。李洪志接受了“法轮功”邪教组织在中国无视法律而进行“洪法”、“讲真相”,破坏社会稳定而受打击的事实和教训,在这个问题上又有新动向。

在2018年11月27日《致越南学员》中则教导越南的“法轮功”学员如何生存,如何东山再起。面对越南“法轮功”学员与政府对抗的问题,李洪志教给他们第一步的策略是,“面对世人的不理解,甚至政治的压力,都不要用常人的办法对抗,用善心去讲清真相”。这是一个缓兵之计,其目的是想让他们“讲真相”。第二步是将越南政府对“法轮功”学员的依法治理说成是受中共的影响。在攻击中国共产党的同时,达到攻击越南政府之目的。第三步是让越南“法轮功”学员以修炼的方式对抗。他说:“在非常时间学员们要冷静、目前不要举行大型的讲真相活动,更不要对抗。”以目前不对抗、不举行大型活动让他们以修炼来面对“修炼本来就是修自我,去执着……这个期间的个人学法练功为主,不要组织大型学法、练功活动”,并要求“静静观察”,以待机而出。表面上看,李洪志是要求越南“法轮功”学员不与政府正面冲突,而实际上是让其静观而行,其祸心不言自明。

三、新邪说,花样百出继续蒙骗弟子

1、逆历史潮流而动成为“法轮功”邪教人员的又一追求。逆历史潮流而动必然灭亡,这是历史的规律。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不仅逆历史潮流而动,反以此来标榜自己。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为了攻击和污蔑当今社会,他说:“在常人社会中,也同样在这个社会五花八门的各种诱惑下,甚至在各种各样人心的干扰下,很难避免陷进去,沾染这些东西。”沾染常人的东西该怎么办呢?李洪志对他的弟子们也是有说法的,他说:“大法弟子都是在不断地被我清洗,不断地在阻止,才走到了今天,那还是和常人不同。”正是因为李洪志不断地为弟子们清洗,使得弟子们与常人不同,这是李洪志的功劳,使他们变成与众不同的怪物。为什么呢?李洪志说:“在这滚滚的洪流中,谁能不随波逐流,谁能站那儿不动,这个人已经了不起了!不被带动,这个人太了不起了。”可是大法弟子们呢?李洪志赞扬他们:“不但不被带动,还逆流而上。”由此可见,逆历史潮流而动是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新特性。

逆历史潮流而动,李洪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赞扬弟子们“在人类的滚滚洪流中,你们逆流而上”,“整个宇宙都在被淘汰中,都在败坏中,你们能顶着逆流而上”,“这样就已经了不起了”!李洪志带着弟子们逆流而上是“了不起”的事情,顺理成章地将弟子们引入逆流而动是为“救人”,逆流而动是他们的新追求和新邪说。

2、人妖颠倒,将弟子们引向妖魔鬼怪的不归路。李洪志为了对弟子们进行精神控制,所用欺骗手段不胜枚举:诸如想以弥勒佛转世使自己以佛主的面孔出现,试图顺理成章、天经地义的成为转世佛;有时寓意自己是唐太宗李世民转世,以显示文武兼备济世救民。然而效果欠佳,不能做到预期效果,不能彻底教化其弟子时,或是弟子们因年老多病,自感成神无望,惧怕死神时,李洪志又施展让弟子们彻底放下生死的邪招,他自己充当本为妖猴的孙悟空,大闹天宫脱离三界,不受任何人的管制;又大闹阴曹地府,到阎王那里在生死簿上划去自己名字,从此再无死期。以此让弟子们再无生死之忧,可以随其无休止地“洪法”、“讲真相”,长期为祸人间,给中国乃至世界的社会安宁造成危害,其目的是将“法轮功”邪教组织打造成人妖颠倒的鬼怪军团。李洪志自己很清楚,“法轮功”邪教为祸人间26年来,众多的弟子们被他骗的失去性命,为了“白日飞升”“天国世界”而有病不吃药,走极端者比比皆是,其成仙、成佛、成神的画饼越来越没有诱惑力。对此,李洪志只有另辟蹊径,抛出长生不老,永不死去的灵丹妙药——成妖。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说:“你们不能放松自己!一旦放松,旧势力就有空可钻,甚至于拿走你的性命。”他一面让“法轮功”弟子好好修炼不放松,以免被旧势力拿走性命,另一面还赞扬弟子们有的修炼的很好,旧势力不能拿走你的性命。怎么办?李洪志想出了一个新招——“所有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三界者,天地人。李洪志的弟子们都不归三界管了,比神仙还自由,这是何等的自由啊!这就是李洪志借用孙悟空出来的原因。所以,李洪志才说出不着边际而又能让弟子们发狂的话语:“从你自己发心要修炼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狱除名了。”在地狱除名了,与孙悟空一样了,阎王也管不着了,能不让弟子们发狂吗?那么,大法弟子们死了怎么办呢?李洪志说:“大法弟子如果死了,不会转生,因为不归三界管了,他不能在三界中转生。”这下可真成了不生不灭的怪物了,弟子们的心愿满足了。李洪志还进一步骗他们:“也不归地狱管了,地狱也惩罚不了你。”既然地狱都惩罚不了他们,那么他们就可以随心所欲干他们想干的一切勾当了,但是李洪志认为这样也是不行的,不能让他们无法无天。他说:“你只归大法管。”说来说去,你还是要归我李洪志管,还要被我控制。对于那些死去的弟子怎么办呢?李洪志说:“那些早走的,不管是做的好,没做好的或者是因为什么原因的,那些大法弟子都在那一个特别的空间里,在那里静静的观察着你们,在那里等待着最后的结束。” 一个“静静的观察”和一个“在那里等待最后的结束”就向弟子们吹响了“洪法”“救人”的冲锋号,无声的号召弟子们以党和人民为敌,放下生死去捣乱破坏,违法乱纪。

最后,李洪志还是将自己的本意告诉了这些天地都管不着的人妖颠倒的弟子们,“你们的生命就是为这个来的”,并且道出玄机:“别无选择,真的别无选择。”是啊,上了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邪教组织的贼船,你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还是李洪志说得准确:“常人哪,他可以六道轮回,各界转生;你们不能了,你们就是大法这件事情。”就那么残酷,李洪志就让他们永远无路可回,弟子们也只能去充当妖魔鬼怪,只能在虚幻中满足精神需求了此一生!

四、乱象生,全年“讲法”成了透风麻袋

李洪志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漏洞百出,到处乱象丛生,大有无可奈何花落去之感。

1.“三退”数字造假,不打自招。“解法”过程中有人提出动员人退党很难,不打自招地说出了十几年来退党闹剧系自娱自乐、自欺欺人之真相。这也说明共产党员是听党的话,经受住考验的。不管“法轮功”如何蛊惑共产党员退党,党的初心使命和铁的纪律都使党员坚定信念,决不随波逐流。

2.修炼治百病,不攻自破。一是“法轮功”痴迷人员不断死亡,李洪志无力回天。关于“法轮功”学员不断死去,也没有见到一个“圆满飞升”者,特别是众多“法轮功”学员普遍认为其中原因之一是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因素等诸多问题时,李洪志无法面对现实做出正确回答,只好又编造新邪说。一是,“有些人失去性命那可是给别人看的,是为了让别人修”;二是,“这是旧势力的安排,并不是这个人没做好”;三是,“也有确实在修炼上放松的”;四是,“面对迫害,有的时候很无奈,找不着自己的问题在哪”。李洪志对前两种失去性命者是想让活着的弟子们效法,而对后面两种死去者则是想让弟子们对其痛恨。看来,李洪志对失去性命者既无责任又无同情之心。邪教猛于虎啊!二是默认“法轮功”学员去医院看病,李洪志无可奈何。众所周知,李洪志自开始传播“法轮功”邪教以来,是从不让学员去医院看病的,并说吃药是“将原来的业力又压回去”,为此不知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因拒医拒药丧失生命。面对因病不医而死去的芸芸众生,李洪志只能放宽政策,让他的弟子们死的慢一点、少一点,并说是学员自身的问题。一是,“作为新学员或者后期修炼提高不上去的学员,你出现病的时候,你上医院没有问题”;二是,“新学员,后期也自己知道自己修炼不上去,带修不修的,出现问题了你可以上医院”;三是,“你觉得我现在修的不好,还不行,顶不过去,那你上医院,等你修上来以后你再做好点”。说来说去,李洪志还是不想让生病者去医院治疗,即使是可以去的,也是修炼不好的,修不上去的。由此可见,李洪志修炼能治百病的邪说不攻自破。

3.修炼者有常人之情,不言而喻。“放下名利情,圆满上苍穹。”这是李洪志一开始传播“法轮功”时就提倡的东西,其目的是想让他的弟子们修炼成不食人间烟火的怪物。二十六年过去了,他的弟子们还有很多人为情所动,因而它的指挥棒也就越来越不灵。李洪志《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既然让弟子们变成了脱离三界、阎王爷都管不着的鬼怪了,就不应该再为情所动了。所以,本次“讲法”李洪志对“情”又有新要求,新邪说。

一是修炼的人不被情带动。他说:“不被情带动,谁能说不被情带动,那他太了不起了。”首先是“了不起”,然后又界定为“不被情带动也只能是修炼的人”。这就用大概念将弟子全部界定其中,只要你修炼,你就不能为情所动,这也是李洪志对弟子们进行精神控制的必要手段。

二是修炼升华到三界之外那部分不被情干扰。李洪志先将不动情者界定为修炼者的同时,又进一步以引诱的方式进行要求。他说:“即使它是修炼的人,也是因为他在修炼中明白了一个理的时候,升华出来的那部分升华到三界外边来了,那部分就不被情干扰了”。这就要求你放下情的同时,还得抓紧修炼,尽快将自己升华到三界之外才能放下情,实际上是让你时刻按照他的指挥去修炼。

三是修炼好的那一面不被情影响。李洪志让弟子们放下情修炼是有条件的,“大法弟子是理性对待情的,不被它影响那是不可能的。”这个“理性对待”就是要看弟子放没放下情修炼,修炼时有没有按师傅的要求,听不听指挥。按李洪志说的去办就能修炼好,弟子们只能放下情无休止地修炼,只能顺着李洪志的指挥棒去“洪法”“讲真相”,去干危害社会的勾当,只能在妖魔鬼怪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事与愿违,李洪志要求了20年的放下情,却又要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大肆要求放下情,可见,“情”是修不掉的。李洪志的放下“情”使学员们走向了反面,仍有常人之情也就不言而喻了。

桂风起
桂风网
双微平台
m.guiwind.com